在线投稿箱 [信息港] [电台] [电视台]  

[办公网地址] [新办公网] [数字电视]  

从不在意自己的脸蛋,俞飞鸿只在乎是否快乐
发布时间:2016-05-11 12:09:56   来源:   作者:

  这个5月,俞飞鸿有两部作品《小丈夫》《父亲的身份》同时在卫视播出,令她被动成为“焦点”。

  这个5月,俞飞鸿有两部作品《小丈夫》《父亲的身份》同时在卫视播出,令她被动成为“焦点”。

  和大多数圈里人相比,俞飞鸿很低调,她一直在尽可能地逃离。在她心里“演员”和“明星”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她更愿意做一个以“演员”为职业的普通人。她甚至没有微博,也很少透露自己的个人情感和生活。这样一个低调的女人,如若不是为了宣传新剧,很难在公开场合见到她。

  在等待采访的空当,我和同事讨论着对俞飞鸿的印象。我的这位同事,是新京报文娱部专门负责电视剧的资深记者,她和高群书导演私交甚好,有一次去探班,正好赶上剧组聚餐,那是她第一次在非正式场合见到俞飞鸿。“我对她印象很好,她的情商很高,因为当时我是临时加入剧组聚餐的,除了高群书导演,私下谁都不认识,俞飞鸿会主动跟我聊天,怕我尴尬。”

  就在这次接受新京报采访之前,记者也有过一次与俞飞鸿短暂相处的经历,她很谦和,说话不疾不徐、声音不高不低。采访开始之前会安静地微笑着等待工作人员调试机器,采访结束后会细心地叮嘱大家别忘带手机。但是正如她自己所说,她害怕成为焦点,也不习惯与媒体分享自己的生活。当摄像机对准她时,她立刻转换成工作模式,她很聪明也很有主见。她从来不强求什么,也不会为了迎合他人而强迫自己做什么,她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,哪些想说,哪些不想说,更不会假惺惺地找什么借口。聊到工作,她侃侃而谈,聊到自己,她总是巧妙地一带而过,防守得恰到好处。“很奇怪,在演戏的时候,我能够做到让观众聚焦角色,这是演员的职责。但在生活中,哪怕是一桌朋友吃饭,我都怕成为焦点,我喜欢人家漠视我、淡忘我,甚至最好能感觉不到我的存在。让我作为一个旁观者、观察者,才自在。”俞飞鸿说。“包括之前也有真人秀节目邀请我,但我是肯定不会参加。”

  8岁出道

  16岁做上女主角至今无法适应忙碌

  正是这样一个害怕成为焦点的女人,却从小逃不过引人注目的命运。家庭条件优越的她,8岁那年就被选中,参演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《竹》。16岁时,她已经是电影《凶手与懦夫》的女一号了。18岁时考入北京电影学院,成了当时北影的校花,“追俞飞鸿的人非常多,她有气质,英语好,人也好,大家都很喜欢她。”这是同学对她的评价。大三的时候,俞飞鸿机缘巧合下参演了好莱坞电影《喜福会》。可能正是这次触电,让她对国外的环境产生了兴趣。毕业之后,“想好好学学英语”的她选择了去美国读书深造。

  不过即使是跑到美国留学,俞飞鸿依然被电视剧《牵手》的导演杨阳找到了。“他们给我寄来剧本,想让我演夏小雪,可我觉得演王纯更合适我。”她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回到国内,并接演了这个让她一夜成名的角色。这之后,有一阵俞飞鸿每年要拍四五部戏。

  但就如她所说,她是一个非常宝贝自己的人,“我不喜欢动荡漂泊的生活,永远都在酒店、飞机上度过。我也不喜欢工作强度特别大,排得特别满,我喜欢做好一件事再做另一件事。如果同时做两三件事,我可能会分精力。”也正是这样的原因,俞飞鸿开始慢慢减少自己的工作强度,你会发现她的作品基本保持在一两年一部的基础上。“如果要跟工作比较,家人在我的生命中永远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,是一定优先于工作的。在生活跟工作当中,我这么多年的经验,已经学会了合理安排,我不会把我的工作挤在一起,在工作和工作之间,我一定会有空当,我一定会陪伴家人。”

  5月霸屏

  女间谍这个角色,最初她推了好几次

  不过这个5月,你会发现有两部俞飞鸿的剧在热播,一边是在《父亲的身份》里面心狠手辣,另一边又在电视剧《小丈夫》里与杨玏上演着一对欢喜冤家。在《小丈夫》里面饰演豪迈的姚澜,对于俞飞鸿来说,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一点都不亚于心狠手辣的女特务。戏里的她,说话不但要提高嗓门,还要因为醉酒在大街上边跳边唱《小苹果》。“我平时是一点酒都不喝的,所以要单纯靠演会很奇怪,所以那场戏我是真的喝多了。人家都是借酒撒疯,我是借酒演戏。我还酒精过敏,喝一点全身就通红,整个人都热到不行,拍完那场戏,我基本都站不住了,回去倒头就睡。”

  《小丈夫》开播前,朋友圈风传该剧片花,戏里句句是段子,欢乐无比。但俞飞鸿却更喜欢里面悲伤的细节。“姚澜在剧里面的故事,从看戏的角度看是欢乐的,但她内心有很多悲伤,其实这个人物更吸引我的是这点。”

  至于谍战戏,俞飞鸿说她看的并不多,在《父亲的身份》之前看过最好的谍战剧本,她觉得是《悬崖》,“谍战剧的推理、逻辑思维都要缜密,人物性格不能脸谱化,所以谍战剧不好写,也不好拍。”当初,俞飞鸿接演《父亲的身份》中这个心狠手辣的女特务,还有一小段插曲,“其实这个项目弄了好几年,曾经有几次拿到剧本我都推掉了。因为最初的剧本,我饰演的这个角色是个男人,那个时候他们想让我从其他女性角色中选一个来演,但我觉得没有适合我的。后来高群书接手,就把这个反一从男性改成了女性,又找到我时,我觉得有意思了。”

  寡淡女神

  不管哪个年龄段最重要的是自己快乐

  也正是因为这两部热播的作品,俞飞鸿“没办法”必须要面对媒体。而这其中被问及最多的大概就是如何保养自己了,她也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回答着。俞飞鸿说,她觉得睡眠和休息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,比吃什么涂什么都重要,“我基本上会保证每天睡8到9个小时,拍戏的时候作息有颠倒就没办法了,但我也会尽量保证睡眠时间。有时候会拍一个通宵的戏,尽量每个工作之间休息够,然后才有精力准备第二天的戏。”

  一般来说,长得美的女人,尤其是从小就长得美的女人,都对自己的相貌很在意,但俞飞鸿是个个例。她很看淡这件事,“更重要的是给角色赋予魅力,脸并不重要。我对自己的认识就是我是一个职业演员,至于是不是什么‘女神’的,没有太多想法。一个人美不美,长什么样,爹妈生成什么样就放在那了,反而心灵的美是可以慢慢培养的。不管哪个年龄段,最重要的都一样,都是要让自己快乐。至于性感,我觉得心地善良的女人最美丽、最性感。”

  40岁之后的俞飞鸿更深谙此道,不拍戏的时候,她大部分时间喜欢在家犯懒,或者旅游。“哪怕去什么地方呆一阵,什么都不做就很好。我总觉得人要是一直在赶路,永远是在和别人比较,比谁慢、比谁快,想着超过人家。有时候停一停、慢慢走,才看得到风景。一路追赶会错过很多风景,而一路走走停停的人生才是我想要的。”俞飞鸿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一年最少要去旅行一次,到目前为止,她最喜欢的就是去非洲草原的那次旅行。那种最接近自然的感觉,让俞飞鸿念念不忘。而问到她之后最想做的,她想了想说一直想去高空跳伞,还没有实现,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去的。

  【快问快答】

  感情箴言

  姑娘们一定要学会宽容

  新京报:什么样的男性更吸引你?

  俞飞鸿:成熟稳重的。

  新京报:你的爱情观,有随着年龄发生变化吗?

  俞飞鸿:会有。比如说我以前觉得年长的人成熟,年龄小的人就不成熟。但后来发现这可能不是年龄的问题,而是性格问题。

  新京报:时下比较火的小鲜肉里,你最喜欢谁?

  俞飞鸿:没关注过小鲜肉,比较喜欢杨玏,我只认识他!哈哈!

  新京报:剧中的亲热戏,听说杨玏很腼腆,会影响你的发挥吗?

  俞飞鸿:不会哈。

  新京报:现实生活中,你会不会一见钟情?

  俞飞鸿:不会(开始大笑)。我很无趣肯定不会。

  新京报:从小就是女神和校花,在感情里你会比较主动吗?

  俞飞鸿:我是被动型。

  新京报:那你一般扮演什么角色?照顾人还是被照顾的?

  俞飞鸿:被照顾的比较多。

  新京报:给年轻女孩一句关于感情的建议,你最想说什么?

  俞飞鸿:要宽容一点。

  新京报:你觉得自己天性中的缺点是什么?

  俞飞鸿:固执。

  新京报:你觉得自己是个内心强大的人吗?

  俞飞鸿:还可以吧,起码不软弱吧。

  新京报:最害怕什么?

  俞飞鸿:老鼠。

  新京报:听说你特别爱看美剧?现在在追的美剧是什么?看韩剧吗?

  俞飞鸿:打算开始看《纸牌屋》第四季呢,我比较喜欢《纸牌屋》《绝命毒师》这种类型的。不看韩剧。

  采访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刘玮

  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责任编辑:陶燕娜

上一篇:《奇妙的时光之旅》“贾如夫妇”变同居 智斗反派
下一篇:杨钰莹晒照庆45岁生日 手托脸颊笑容甜美(图)

我来说两句已有条评论,点击全部查看

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
点击图片更换
    登录 | 注册